南方网>南方网评>南方原创

诗心即童心 远方亦眼前

2017-12-07 09:01 南方网 丁慎毅

  也许你羡慕人家的孩子能写出这样的诗,但你的孩子可能真的写不出。因为你以各种教化性的辅导班、以各种模式化的成人生态泯灭了孩子的童心。

  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在生活中,更多的时候是“成人在做,孩子在看”。我们有意无意的言行都可能给孩子带来影响。比如《风在算钱》:“谁也没有看见过风 不用说我和你了 但是纸币在飘的时候 我们知道风在算钱”透过新奇的比喻,孩子们看到的可能是金钱对生活的左右。再比如《回到地面》:“要是笑过了头 你就会飞到天上去 要想回到地面 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如《原谅》:“春天来了 我去小溪边砸冰 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 直淌眼泪 到了花开的时候 它就把那些事儿忘了 真正原谅了我”这些诗简直充满了深刻的人生哲理,隐约之中可以看出孩子正在成长的人生态度。怕就怕这样的思想苗头,慢慢的会被生活很实际的家长扼杀。

  高晓松说:“这个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对孩子们来说,诗心即童心,远方亦是眼前。

  “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为了让孩子尽快到达远方,但是如果教育的功利心压抑了纯真的童心,彼远方将不再是此远方。诗人北岛曾说,“孩子的问题都是真问题”。在一次《南方周末》的访谈中他说,“ 一个大学的好坏往往首先取决于通识教育。难道我们真希望子孙后代都成为只懂专业知识的准机器人吗?或许诗歌可与教育体系抗衡,救孩子们于水火之中。”你或许可以说北岛固执的夸大了诗歌的功能,但海子的“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几乎人人能背诵,则说明内心里我们更在乎生活的本质。这个生活的本质就是:不管你飘在哪里,你都会像汪峰唱的那样“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 寻找着 追逐着 奄奄一息的碎梦”。为什么“在这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 在这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因为人们最终的梦想是“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之上”。(丁慎毅)

编辑: 赵艳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欢迎关注"南方新闻网"公众号
(微信上长按二维码识别 )

欢迎关注"木棉花香"公众号
(微信上长按二维码识别 )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