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南方网评>南方观点

2018-05-17 10:24 南方日报 田东江

  今古齐观

  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实地走访了石磨、映秀、绵虒诸镇。后者号称大禹的故乡。当然,那是见诸典籍的。比如《元和郡县图志》就说了:“禹本汶山广柔人,有石纽邑,禹所生处,今其地名刳儿畔。”唐之前,绵虒属汶山郡广柔县;唐初,归为汶川县,改隶茂州。一种观点认为,那个石纽邑,就是今天绵虒镇高店村新店组与羊店村相交的那座高山,去看过的人说,山上有不知何时镌刻的“石纽山”三个大字。“5·12”大地震后,援建绵虒的珠海着力打造“大禹故里”品牌,还于某处半山腰上新建了大禹祭台,拾级而上,气势恢弘。

  “夏有禹,商有汤。周武王,称三王。”夏朝是我国史书记载的第一个世袭制朝代,禹则是夏的奠基者。国家“九五计划”启动实施的“夏商周断代工程”在2000年已经结项,确定夏朝的时间为公元前2070-前1600年,自禹之后的启立国,共14代17王,凡470年。比较遗憾的是,目前还比较缺乏夏朝存在的实物佐证。刘莉、陈星灿新著《中国考古学》云,1959年在河南偃师二里头发现的大型青铜时代遗址,年代约为公元前1900年-前1500年,和夏朝部分重叠,大多数中国考古学家坚信二里头文化和夏朝晚期存在直接联系。即便如此,中期夏朝尚无法实证,遑论早期了。因而关于禹,还仅仅停留在神话传说阶段。上世纪40年代,教育部政务次长顾毓琇询问顾颉刚先生,禹的生日可考与否。顾回答,禹是神话中人物,尚不必有其人,何从考他的生日?循此逻辑,禹的故乡原本也无从说起。不过,顾先生又说了:“在川西羌人住居的松、理、茂、汶等地方,他们以六月六日为禹的生日,祭祀很热闹,这是见于那些地方志的。”那么,对禹的故乡的厘定,不妨也但信志书。

  禹,我们都知道以治水闻名。用《左传·昭公元年》中刘夏的说法:“美哉禹功!明德远矣。微禹,吾其鱼乎!”就是说,大禹治水的功劳太伟大了,否则的话,人早就都成鱼虾了。自此之后,“微禹”也成为颂扬功德的套语。如《宋书·武帝纪下》有个诏曰,“夫微禹之感,叹深后昆,盛德必祀,道隆百世”云云;又如《陈书·衡阳献王昌传》有个百僚上表,“故以功深于微禹,道大于惟尧,岂直社稷用宁,斯乃黔黎是赖”云云,诸如此类。

  禹之治水,曾经“上会稽,探禹穴”的司马迁,在《史记·夏本纪》中有过系统梳理:“当帝尧之时,鸿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尧求能治水者,群臣四岳皆曰鲧可。”结果,“尧听四岳,用鲧治水。九年而水不息,功用不成”。于是尧又求到了舜,“舜登用,摄行天子之政,巡狩。行视鲧之治水无状,乃殛鲧于羽山以死。天下皆以舜之诛为是”。于是舜举鲧子禹,“而使续鲧之业”。禹呢,因“伤先人父鲧功之不成受诛,乃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然后“开九州,通九道,陂九泽,度九山……天下于是太平治”。在“道九川”的过程中,司马迁有“汶山道江,东别为沱”的说法,然如今绵虒大禹祭台前的一块大石上,却分明凿着“岷山导江,东别为沱”八个大字,搞不清原因为何。

  前秦王嘉《拾遗记》,则对“禹凿龙关之山,亦谓之龙门”的片段,说得活灵活现。当其时也,禹“至一空岩,深数十里,幽暗不可复行,禹乃负火而进。有兽状如豕,衔夜明之珠,其光如烛。又有青犬,行吠于前。禹计可十里,迷于昼夜。既觉渐明,见向来豕犬变为人形,皆着玄衣。又见一神,蛇身人面。禹因与语,神即示禹八卦之图,列于金版之上”。这个神就是羲皇,其“探玉简授禹”,禹也正是“执持此简,以平定水土”。刘邦的谋士张良,大抵也是这么得到的兵书。

  关于禹,众所周知还有顾颉刚先生“大禹是一条虫”的公案。《顾颉刚自述》云,1923年,顾先生在“讨论古史时,曾引《说文》的‘禹,虫也,从禸,象形’及‘禸,兽足蹂地也’,疑禹本是古代神话里的动物。这本是图腾社会里常有的事,不足为怪”。然上世纪四十年代,“陈立夫屡次在演讲里说:‘顾颉刚说,大禹王是一条虫呢’,博得听众的一笑”。不过,稍微了解一下历史的人都知道,鲁迅先生早在1935年11月所作的《理水》里已经这样说了:文化山上聚集着许多学者,其中“鼻尖胀得通红”的“鸟头先生”说:“其实并没有所谓禹,‘禹’是一条虫,虫虫会治水的吗?”且“鸟头”二字,正来自“顾”字的繁体——“顧”。《说文解字》云:雇,农桑候鸟;頁,头也。则顾先生把这笔恶搞账算到陈立夫的头上,有拣软柿子捏的嫌疑吧。

  即便是神话传说,大禹治水在中华文明发展史上无疑也占有重要地位。《左传》中的“美哉禹功”,是周景王使刘夏“劳赵孟于颍”时所云,《汉书·五行志》中亦有收录。刘夏以这四个字为铺垫,旨在规劝赵孟:“吾与子弁冕、端委,以治民、临诸侯,禹之力也。子盍亦远绩禹功而大庇民乎?”颜师古注曰:“言今服冠冕有国家,何不追绩禹功,而庇荫其人乎?”刘夏的意思是说,因为禹之治水,我们不仅没有成为鱼虾,而且还当了官,那就该像禹一样造福百姓啊。刘夏的话,今天听来不是仍然振聋发聩吗?

  作者系南方日报高级编辑

编辑: 张琳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欢迎关注"南方新闻网"公众号
(微信上长按二维码识别 )

欢迎关注"木棉花香"公众号
(微信上长按二维码识别 )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