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南方时评
更多>>
受贿究竟有多“无奈”?
任何理由的遮掩都无法开脱自己的罪行,再冠冕堂皇的理由在法律面前也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只有自己坚定,对糖衣炮弹“无动于衷”,才能守身如玉,才能避免碍于面子的尴尬,更不会出现“无奈受贿”的闹剧。 [详细..]
“女教授痛批校长就餐特权”羞辱了谁
“干部高配”不应成为常态
如何舒缓“豪车恐惧症”?
政府岂能“抱舆论的大腿”?
立法管摊对摊贩和城管都是好事
铭记历史警示 捍卫和平正义
农民工“开胸验肺”能否验出社会良知?
2009-07-21 11:28:27 来源: 荆楚网  暂无网友评论
浏览字号:  | 打印本页 | 通过Email推荐给好友:

  河南省新密市农民工张海超怀疑在工厂得了尘肺,先后被郑州和北京多家权威医院诊断为尘肺(尘肺为职业病),但在职业病法定诊断机构——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却被诊断为肺结核,张海超对此强烈质疑。在多方求助无门后,张海超做出了惊人之举,2009年6月22日,他到郑大一附院做了开胸手术,以悲壮的方式证明自己确实患上了尘肺,而不是肺结核。

  注意到报道中这样一个细节:手术前郑大一附院的医生告诉过张海超,从胸片上就能判断是尘肺,再动手术没有必要,也很危险。但在张海超的强烈要求下,医院最终为他做了手术。不禁疑惑于同一张胸片,难道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的医生就看不出来?还是明明看出来看出来是个一,嘴巴上却偏偏说是二?难道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的医生心里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自己根本就成了有关企业的代言人?凡稍微懂些这方面知识的人,都会知道尘肺这一职业病的凶险,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的医生更是这方面的专家,不会知道的比别人少,那为什么不能给张海超们一条生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这都由不得民众要发问。然而即便现在已经处于民众焦点之下,郑州市职防所仍只是表示该所是卫生行政部门批准的职业病诊断机构,而上述其他医院并不是。良知何在?!

  同时按照2002年5月1日起施行的职业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与程序,得了职业病,还得所工作的单位开证明才能去诊断,之前其雇主振东公司一直拒绝为其提供相关资料,在向上级主管部门多次上访、投诉后,张海超才取得了去做正式鉴定的机会。很明显,让所工作的单位开证明,等于让企业自己送自己上审判庭“自证其罪”,这恐怕是很少有企业愿意做的。

  “开胸验肺”的悲壮也暴露出长久以来职业病患者维权的艰难处境。职业病诊断机构“唯一”、“指定”让职业病的诊断成了“独门生意”和“独家秘笈“,如何判定全是自家说了算,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即便指鹿为马谁又能奈我何?实在抵赖不过,还有“误诊”一说。负责协调的新密市信访局和用人单位振东公司也只认同郑州职防所的诊断结果,因此张海超索赔无门。同样,按照职业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职业病即便“有幸”得到诊断与承认,其鉴定乃至最终的工伤认定、赔偿仍是个漫长的过程。同为振东公司工人的张喜才2006年11月即被诊断为“尘肺Ⅱ+期”,但还没有走完整个工伤认定程序,就已经去世。孙志刚的死换来了收容遣送条例的废除,张海超“开胸验肺”能不能换来职业病防治法的修订呢?

  值得一提的还有郑州职防所公信力的丧失的恶果已经显现,直接连累了不久前给闹出“辐射风波”的杞县利民辐照厂做影响鉴定的河南省职业病防治所。其鉴定结果遭到不少民众质疑,不为别的,因为它也叫职业病防治所。网友跟帖不少是“河南职业病防治所的话能信?等着开胸验肺吧!”“职防所专家,专门骗大家”,网友的评论有失偏激是不错,郑州职防所的医生是不是该从中吸取点什么?毕竟职业病防治所本是被大家寄希望于保护广大从事高危行业工人兄弟,也是这一弱势群体赖以生存的唯一也是最终的路径,其若不能恪守本职,良知泯灭,职业病防治所这一最终的途径便会反戈一击,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编辑:东雪)

作者:光祥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