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南方时评
更多>>
受贿究竟有多“无奈”?
任何理由的遮掩都无法开脱自己的罪行,再冠冕堂皇的理由在法律面前也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只有自己坚定,对糖衣炮弹“无动于衷”,才能守身如玉,才能避免碍于面子的尴尬,更不会出现“无奈受贿”的闹剧。 [详细..]
“女教授痛批校长就餐特权”羞辱了谁
“干部高配”不应成为常态
如何舒缓“豪车恐惧症”?
政府岂能“抱舆论的大腿”?
立法管摊对摊贩和城管都是好事
铭记历史警示 捍卫和平正义
不能让“亏损”的包袱压垮基层政权
2009-08-13 09:09:59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浏览字号:  | 打印本页 | 通过Email推荐给好友:

  2007年,湖南溆浦县地方财政收入1.7亿元,财政支出却高达7.86亿元。2008年,溆浦县一般预算收入超过2亿元。养活庞大的吃财政饭人员,主要还是依靠上级拨款。多名当地干部回忆,县领导曾在大会上告诉大家“全县吃财政饭的人数高达3万人左右”。 (2009年8月12日《成都商报》)

  全县吃财政饭的人数高达3万人左右,这么庞大的吃财政饭队伍需要7.86亿元支出,如果按人均支出来算并不高,也就2.62万元。2.62万元包括工资和办公用费,这应是很低的。但是附带的支出,也就我们常说的预算外支出要远远超过这个数。吃财政饭的队伍庞大是基层政府的一个负担,而更重要的负担是机构重叠臃肿,需要更多的办公用费,最突出的公款招待、公车消费、公费旅游。可以说,当今基层政府的包袱是越来越重,这个包袱叫“亏损”,如今又有多少基层政府不欠债的?

  乡镇负债日益严重,《四川日报》的记者曾在四川、云南、安徽省采访,结果显示,四川省乡级债务达142亿元,负债亿元以上的乡镇7个,地处该省最富庶的成都平原的德阳市乡镇平均负债1520万元。云南省1578个乡镇债务为38.2亿元,平均乡镇负债331.4万元。而安徽省乡镇平均负债高达422.1万元。我国的乡镇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粗略算计2000亿元的债务窟窿。那么有多少债务是公款招待费?现在的一些乡镇是有钱吃,没钱赊账吃,最后就卖乡政府的财产。有一个问题至今还没有引起重视,那就是公款招待的费用不仅仅是用于招待,比如一些乡镇干部去上级部门送礼,这钱大都放在招待费中报销。溆浦县一个3万人的吃财政队伍,一年不知要多少公款招待费用?其实公款招待费的猫腻很大,这个窟窿不堵住,乡镇欠债就会累积得更大,而乡镇的负债显然影响到中国乡镇经济的发展和基层政权的建设,也严重威胁着国家的安全。

  溆浦县是一个严重“亏损”的县,地方财政收入1.7亿元,财政支出却高达7.86亿元,也就是说这个县每年的缺口都在6亿元,这么大的缺口还拼命地进人吃财政饭,这种奇怪的现象又说明了什么?之前媒体就报道了该县环保局进人潜规则———普遍要收“押金”一两万元,该局现在的干部职工竟达到117人。当然有关系的也可以不交钱就可来上班领工资,而关系更牛的就可以不上班也照样领工资。而更多吃财政饭的是县文化局,有干部职工257人,其中局机关仅16人、乡镇文化站43个(工作人员55人),下属二级机构8个(工作人员186人)。这186人又有多少是只领工资不上班的?溆浦县的官员并不是不知道当地财政吃紧,为什么还要拼命地进人,因为有了上级拨款,亏的是国家。

  溆浦县并不是个例,试问当今哪个地方政府不是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政府机构改革讲了多少年,就是不见效益,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一些地方政府“亏损”却是越来越大,但似乎与当地政府的领导无关。过去我们考核干部的政绩,只考核GDP,考核那个地方的城市建设,而不会过问这个地方欠债多少,政府亏了多少?有的地方欠债越多,官员反而提升得快。所以必须打破这种考核体制,同时要对全国县级政府的债务进行一次大清算,尤其是对乡镇政府的债务清算,看看全国县、乡镇两级政府究竟欠债多少?

  不少经济界人士担忧,如果没有合适的财政规则来约束地方政府的过度支出行为,一些地方政府可能会因过度举债而破产。为避免地方政府债务率持续升高,有必要修改和完善我国的相关法律规定,强化地方政府的举债约束和债务管理,尤其要限制地方政府债务比例的上升,债务应与政绩挂钩、与“乌纱帽”挂钩。如果地方政府的“亏损”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最终连累的是百姓,基层政权也会被这沉重的包袱压垮。(编辑:东雪)

作者:洪巧俊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