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当家主母》:织机上鲜活的女性生命力

2021-11-18 11:55 来源:南方网 任田

  热播剧《当家主母》演了快一半,作为一部不太冗长(35集)、又属非遗题材的文艺剧,我自是偏好的。宋徽宗喜欢缂丝作品,因为它能很灵活地还原宋画神韵。明清的龙袍、官服补子和送赠活佛的唐卡最顶级是缂丝,《红楼梦》里贾母过生日,也收了江南甄家一幅大红缎子缂丝“满床笏”,而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江南缂丝之都的苏州。

缂丝作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蒋勤勤久无作品,出演当家主母沈翠喜,一出场虽然是捉奸,但格局超越了一个纯恋爱脑的女人。本来被捉的男人恼羞成怒,但经过跟沈翠喜书房议事之后,才意识到大家基于同一件事的考虑,居然有境界高下,剧情出现第一次反转。接着女二曾宝琴闹着进大宅门,沈翠喜继续不同意,大家以为她善妒,她的立意却是维稳——外室进门则市场波动,于是又没有搞成。然后曾宝琴成功怀孕,再次打门,当家主母公然带队夺子,道理还是以小委屈换取大和平,孩子的前途高于一切,铮铮道义,无可辩驳,外室庶母的利益又一次被牺牲了。

  三个大女主的故事里(后期还有一个丫鬟大女主),我偏爱曾宝琴的故事,因为她的故事里有成长。开始定位是男主的白月光,知府千金,是不顾一切的恋爱脑,后来家道陷落沦堕风尘,又进行院又蹲大狱,人变得趋利避害,没有通过男主的爱情考试……即便如此,男主还是爱惨了她,本该淘汰的选手又犯规复活了,继续蹦蹦跳跳。男主出事生死未卜,曾宝琴跟沈翠喜一番撕巴,没撕过又差点绝望跳河,被沈点醒后若有所悟。但一是有仇二有立场,她选择了反唇相讥战斗法,隔三岔五嘲笑沈翠喜得不到男人的爱情:

  “你纵使技艺精湛又如何?还不是连个普通鸳鸯都绣不好……”

  鸳鸯指代夫妻恩爱,意思是你连男人的边都摸不到,如何刻画爱情的象征?

  像极了我们小时候玩急眼了骂小女孩的话:“你光顾自己吃,将来嫁个呆老汉~”

  适用场景是:你虽然眼下看着比我强,吃香喝辣让我眼红,但你嫁个呆老汉这个后果可是相当可怕,万劫不复,啧啧~

  在传统文化里,没有男性垂爱的女人几乎很难在社交中立足,个人能力再强也不行,比如广东顺德出名的自梳女,尽管她们在职场很受欢迎,但因为没有丈夫与孩子依然飘零海外无法还乡,这与她们必须依附于男性强者的弱者定位有关。但没有爱情的男人在社交中反而很受欢迎,他们不会被认为能力残缺,反而被高看作不愿意流连一处风光的洒脱浪子。

  “向前进向前进”我们唱了多少年,如今方知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

  活在今天,男女平等,技艺精湛当然很牛啊!但在很多人的价值观里依然十分笃信:得不到男人垂爱的女人就找不到存活于世的支点。新剧上榜,大家都在期待一出场就是青丘小帝姬那样的高等神仙,她唯一的烦恼就是没有爱情,这其实是一种心智偷懒。女人,除了要享受爱情中的比翼徜徉,还应该学会在谋生里孤独长大。

  《当家》剧中,几乎所有男性的设置都是孱弱的——任家大爷追逐爱情偷娶外室,任家二爷沉迷赌场恋上丫鬟,男二号魏良弓不慕功名酷爱文艺,却又是一枚自毁型炮弹——他的出场似乎就是为了在女一和女二中徘徊并伺机为情引爆……所以观众稍看两集便会觉得,这样的男人还值得依附个毛线?没有这三大女主主持内政外交,苏州四大织家之首都要喝西北风了。由此也看出,《当家》剧虽然打着传承非遗的文化招牌,又是一爆款爽剧,爽剧就是要够爽——女主必须要飞到足够高的事业高度,撕到无可撕的人性阴暗之处,即使金手指大开,浴血长河最终得到了帝国江山,也必须要惆怅谦虚地来一句:“我要这江山有何用?我要的始终都没得到过。”

  嬛嬛,2021年都快过完了,你想的咋还是爱情。

  可你已经有了江山,还怕没柴烧?每当看到这里,我都想隔着荧屏做大媒:“来,你想要什么样的?我给你介绍~”

  即便是一戳就穿的爽剧,因为有了曾宝琴的成长,有了沈翠喜的谋生,我还是愿意高看它一眼。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同期《斛珠夫人》上线:女主不用谋生,男主是个自宫的太监,两人用力搞爱情又避不开先天不足,男主便自认为最好的出路是把女朋友送给性情乖张的皇帝。简言之,不管皇帝如何对待他的忍痛割爱,他都认为把心爱之人送给权力是最好的安排。

  悲哀啊,你是太监你靠权力当春药,但没理由觉得别人会和你一样甘之如饴吧?

  《斛珠》剧的女主也属技艺精湛之人,却在爱情之中甘当傀儡,扯着爱情的虎皮把自己物化成男人之间的礼物送来送去……还是我前文的观点,你技艺精湛,在当今社会已经完全可以自信独立,真没必要……当然,真正迷恋权力之人做这个选择也算求仁得仁,虽然人设又绝非如此。除非……于导当观众全都爱慕权力,又同时假装信奉爱情。

  在先抑后扬的爽剧节奏里,升维打击太快乐了,伊人一怒天下缟素有没有?得罪过我的蚱蜢可麻烦了,我必须要踩踏你们,如同你们当年踩踏我。这是君王卧榻之侧带给我的爽感,也是爱情交换权力的代价。这样一来,进入爱情的人不需要成长,挥舞权力的大棒就好了(开金手指也是一种特权),更像是织机上的缂丝花朵——如果说宋画真迹都是对实物的描摹,那么缂丝宋画又被剥夺了一层生命力,它是对画作的再次临摹。通经断纬再高难,雕花如梦再奢华,都只是视觉效果,它距离生命的本体是越来越远了——《红楼梦》里黄金莺巧结梅花络,勇晴雯夜补雀金裘,讲的都不是排场和炫技,而是鲜活女孩的生命力。爽剧常讲服化道、大手笔、超强特效、顶流云集、金鞍银马的纯爱故事,相比只是一通没有营养的视觉添加剂,因为缺乏生命力、没有挣扎与成长,也就没有感染力。

  所以我一转头,又回去看《当家主母》了。

  水上繁花流照鸳鸯,水下淤泥重露纤梗。纯粹的恋爱脑可以随时“为爱赴清池”,但真正承担责任的人,却连这个“福利”也没有,她知道不能以一己私利惊动水下的盘根错节,她知道满城的眼睛、尤其是李照的眼睛都在盯着这个硕大的家族、一群尸位素餐的家人的一举一动。当家主母之所以有当家的威望,就是要以实际行动庇护家族之人,在他们委屈之时把握公平,在他们做错之际展现担当,还要分权分利于众人,因为“孤举者难起,众行者易趋”。遗憾的是,喜欢看成长的观众可能在变少,因为成长的过程既漫长又痛苦,不说没法穿越,还要主动担责。但这,才是残酷生活的坦荡真相。 (南方网任田)

编辑:王沛容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南方网二维码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