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容我说两句 | 安陵容,秽土转生

2022-11-17 16:29 来源:南方网 王沛容

安陵容下线前夕的经典一幕。图源:《甄嬛传》

容我说两句-第61期

  2011年的郑晓龙导演绝对想不到,在播出十一年后,《甄嬛传》还在被观众翻来覆去地考古。他们怀抱显微镜,手拿复活卡,孜孜不倦地挖掘着紫禁城的每一个角落,用各种想象力奇崛的二创来给自己喜欢的角色续命。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如今最压不住棺材板的角色之一,竟然是从前人人喊打的安陵容。光是在小红书上,她就至少重生了5000次。

  简单介绍一下这个角色——安陵容出身小门小户,在家受后妈欺负,在前朝没有当官的族人,在后宫也少有能真心相待的姐妹。尽管勤奋地学习了各种技能,她还是被人或侮辱,或轻视,或陷害,或利用。于是,她逐渐变得自卑又敏感,跟好友甄嬛也因为种种误会而反目成仇,最后终于作为大反派被斗倒。

  因为资源不够、信息不对等,她“一步错,步步错”,渐渐地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了。有一张广为流传的表情包,就是安陵容在又一次失败之后目光呆滞地说:“我真的觉得我已经精疲力尽。”家庭、事业、人际,无数顾虑纠缠在一起,以至于做什么事都瞻前顾后,还要被人说“优柔寡断,果然小家子气”——是的,欢迎来到配角的次要人生。 

  说到底还是甄嬛的大女主光环太强了,以至于观众在第一次看剧的时候,多半会不由自主地冒出“甄嬛以下等级分明,甄嬛以上人人平等”的错觉,对那些不完全站在甄嬛这边的小人物产生敌意。这样的小人物里,同样典型的还有甄嬛的丫鬟浣碧。如今,也陆续有人开始为她喊冤:明明跟甄嬛是同一个爹生的,却因为母亲是罪臣之女而只能做姐姐的奴婢,换谁心里都不会好受。她与其说是心比天高,不如说是在抗拒命运对自己的拉踩。

  当我们关掉上帝视角,把自己代入到这些小人物中,恐怕也会有一种“长恨此身非我有”的不甘。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没有人生来是为了在别人的玛丽苏剧本里当一片绿叶,在别人的冒险家剧本里当一只哥布林。没有任何一个故事的结局是注定的,即便出身寒微,也有可能改变遭人白眼、受人利用的局面。这就是“安陵容重生文学”的内核——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是《甄嬛传》播出的第十一年,关于它的戏说和新说已经铺天盖地。几乎每一个配角都拥有了站在舞台中央的机会,不再需要借主角的一面之词来讲述自己的故事。去年,沈眉庄和温太医就在河南卫视的《中秋奇妙游》里再续前缘,两人在月下举杯对饮,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赚足了CP粉的眼泪。 

  更有甚者,直接跳出了故事背景的束缚,把甄嬛宇宙嫁接到了现代。其实在原剧的宫斗里,没有人是真正的赢家,所有人都是皇权的NPC。哪怕是屠龙勇士甄嬛,很多时候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她虽然活到了最后,却失去了曾经视若珍宝的一切,感叹着无敌是多么的寂寞。在封建制度面前,人的自我是那样轻易地灰飞烟灭了。也许是见不得那样的残酷,有个漫画博主把《甄嬛传》搬进了21世纪的职场,给每一个在大好年华就香消玉殒的女性,都改写了一段轻松愉快的故事。她们即便“下线”,也不过是离开了公司,得以在大千世界上开启一段新的人生。希望这些本应鲜活的生命,能在一个试错成本没那么高的时代里,对自己的事业和爱情做出自主的选择,摆脱依附于人的悲哀命运。 

  在配角故事的重构中,我们也更加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主体性。说实在的,谁没有一些无可挽回的遗憾?我们渴望一个重来的机会,也在重生文里一次次地看见过去的自己。如果给你一个回到十一年前的机会,你最想改变的又是什么呢?(王沛容)

编辑:曹晓静   责任编辑:王萍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南方网二维码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